澠池縣人民醫院村民,河南澠池通報“4.27”打砸事件,國礦承包失監管或為禍源

來源:法律與生活

5月6日,河南省澠池縣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通報,河南鑫曼礦山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鑫曼公司 )因爆破作業與澠池縣坡頭鄉城頭村部分房屋受損村民產生糾紛。4月27日上午9時許,部分村民圍堵鑫曼公司道路,該公司組織70余名工人與村民發生沖突,致14名村民不同程度受傷,其中4名村民骨折,3輛手扶拖拉機及1輛小型汽車被損壞。

事件發生后,澠池縣公安局于當日立案,并迅速成立以掃黑除惡專業隊伍為骨干成員的 4.27 專案組,開展偵查工作。同時,該縣公安局停止對鑫曼公司所有民爆物品的供應審批程序。截至目前,包括該企業法人王某某在內的1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其他涉案人員正在緊急追捕中。

據悉,事件事發后,澠池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縣委書記楊躍民主持召開了縣委常委(擴大)會議,專門聽取該案進展情況,明確要求一查到底,堅決打掉 保護傘 ,絕不姑息養奸。

5月8日,《法律與生活》記者趕往實地調查采訪,對該事件進行深度調查。

(部分被打住院的澠池縣城頭村村民)

起因:村民房屋受損在炮聲中度日

在事發地澠池縣人民醫院,記者對部分受傷村民進行采訪。由于聽到記者的外地口音,村民們心有余悸,顯得格外小心謹慎。

經過努力,記者與個別村民熟絡之后,得到了一份關于 鑫曼礦業4.27毆打城頭村民 的反映材料。據提供材料的村民講, 這是該村十幾戶人家共同書寫的材料,他們為該材料真實性負責。

原來,城頭村是個山清水秀,環境清幽的地方。六年前,鑫曼公司來到城頭村進行鋁土礦開采,導致當地環境資源遭到破壞,地下水位明顯下降,村民幾年來都是到十里開外的地方拉水吃。

一位年紀尚輕的村民告訴記者,每到晚上,鑫曼公司放炮的聲音都震的村民提心吊膽無法休息,嚴重影響到村里人的正常生活,老村的窯洞、房屋大都被震塌,新建房屋裂縫漏雨,玻璃碎裂都是常有的事。

據悉,受害村民多次向村、鄉兩級單位反映,始終無人問津,事情遲遲得不到解決,使得矛盾越積越深。

另一位受傷村民告訴記者,我們的家園岌岌可危,更不能每天生活在危房里,所以大家經常找村里的侯支書討說法。2018年4月24日,侯支書對大家說: 你們去把路擋住,我才好出頭去礦上協調。

該決定為 4.27 事件埋下了隱患。

2018年4月27日上午9時許,城頭村民十余人自發組織去找礦上協商,據某村民講, 村民的車停放在路邊,并沒有影響通行,只是等待礦方給個說法。

村民沒有等來說法,等來的是有組織、有計劃,統一籃色服裝、黃色頭盔、面戴黑色口罩,手拿木棍和狼牙棒的一百多名不明身份人員。在鑫曼公司王某、毛某及徐某的指揮下,這些人對前去協商的十幾位手無寸鐵的村民進行慘無人道的毆打。期間,村民報警用手機十幾部、農用車3輛、轎車1輛遭到砸毀。據悉,鑫曼公司高某現場指揮鏟車將砸毀的農用車及轎車扔到附近的溝里,部分被打村民也被拋到溝壑處,有村民回憶說, 現場骨頭的撕裂不是最痛的,最痛的是前所未有的侮辱和恐懼!

村民:鑫曼公司沒能合理安置礦區百姓

事件發生時,過路的一名村民掏出手機報警,結果被打的身體多處骨折,下顎骨斷裂三塊,目前仍不能言語、進食。而這位被打的老人,是一名曾經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的復員軍人,今年65歲。

村民們在回顧 4.27 事件的時候,總認為是侯支書給鑫曼公司提前報的信,他們認為侯支書與鑫曼公司聯在一起,村民們對此頗有怨氣, 村民集資興建的城頭學校被侯支書私自以每年一萬元的價錢租給鑫曼公司作指揮部使用,這一情況我們都不知道,現在孩子們被迫到外鄉上學。

村民還告訴記者, 侯支書還將村里60余畝耕地以每畝1.6萬元的價格永久性地賣給了鑫曼公司。

反觀 4.27 事件的導火索,還是鑫曼公司的生產影響了村民的生活,如果村民的住房因為鑫曼公司的生產而變成危房,鑫曼公司是要對城頭村啟動征遷的,或是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那么鑫曼一方為什么沒有妥善安置村民,反而對村民進行毆打呢?

(圖為鑫曼公司采礦區域的標識 所有權方為義煤集團陽光礦業有限公司)

一位知情的村民將記者帶至鑫曼公司的采礦區,來到一標識碑前,告訴記者: 鑫曼公司很有背景,他們采的礦隸屬于義煤集團陽光礦業有限公司,是一家國企。

官方:涉事礦區屬國資 鑫曼公司屬承包

義煤集團陽光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陽光礦業 )隸屬于義馬煤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義煤集團 ),義煤集團原為義馬礦務局,是國有特大型煤炭企業,現有職工五萬余人。

義煤集團宣傳部張副部長告訴記者,你所了解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鑫曼公司和當地村民發生了沖突, 但不知您為何來到我們公司采訪。

記者解釋說: 事發地的采礦所有權人是義煤集團下屬公司陽光礦業,你們的礦區發生了打砸事件,想了解下上級單位的意見,以及下一步的措施。

張副部長介紹道: 這個礦是我們單位的,但是義煤集團跟鑫曼公司沒有隸屬關系,我們兩家公司只是雇傭關系,它采我們的礦,我們收鑫曼公司一噸百分之零點幾的管理費,其它的生產、銷售和責任都歸鑫曼公司自行承擔,這個事跟義煤集團沒有關系。

記者: 如何證明你們兩家是雇傭關系呢?國有的礦為什么雇傭一個私企去采呢?

張副部長: 陽光煤礦的采礦證是煤鋁聯采,我們義煤集團是采煤礦出身,沒有采鋁的資質,也沒有專業的采礦隊伍和銷售渠道,所以就象征性的收點管理費,讓鑫曼公司去采了。這個是經過上級單位公示的,還簽有合同。

最后記者請張副部長協調出示下義煤集團陽光礦業與鑫曼公司簽訂的合同,張副部長以河南省委辦公廳督察組已經介入為由,未予出示。

隨后,記者試圖聯系義煤集團上屬單位河南能源化工集團,但未果,不多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內部人士主動聯系了記者。

該消息人士介紹道,陽光礦業其實隸屬于義煤集團下屬的上市公司河南大有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大有能源 ),該公司對陽光礦業100%控股。關于大有能源全資子公司陽光礦業所屬鋁土礦資源對外承包給鑫曼公司經營,是經過大有能源董事會審議通過的。

該人士隨后給記者提供了一份《河南大有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關于第六屆董事會第四次會議決議事項的補充公告》,并表示, 這份公告已經公示過了,在官網上可查。

經查,該《公告》對陽光礦業鋁土礦資源基本情況做了詳細介紹:礦區平面范圍內共查明十個鋁土礦體,主要分布于礦區北部和西南部,資源儲量554.5萬噸,可采儲量274.75萬噸。

鑫曼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16日。河南省豫委礦業有限公司(以下 豫委礦業 )為鑫曼公司實際控制人。豫委礦業在河南省澠池縣與國內大型鋁業企業合作開發了多個鋁土礦,熟悉鋁土礦開發的有關政策,在鋁土礦開發、管理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其合同的承包有如下主要條款:

(一)由陽光礦業與鑫曼公司簽訂《鋁土礦承包經營合同》,陽光礦業將礦區內的鋁土礦委托鑫曼公司整體承包經營,承包期限為采礦證有效期。承包經營期內,發生的各項投資和稅費(包括但不限于勘探費、評審費、環保費、施工費、稅金、復墾費、規費、生產過程中各項費用等)均由鑫曼公司承擔;

(二)根據公司有關部門詳細測算,本著互利互惠的原則,雙方約定承包期內,鑫曼公司每月按實際產量,向陽光礦業繳納20元/噸管理費,開采出的鋁土礦石以市場價供應給陽光礦業指定的用戶。

該消息人士指出,澠池縣鋁礦石銷售價格從330元到1060元/噸不等,而鑫曼公司所承包的陽光礦區粗略估值數十億元。一噸百分之零點幾的管理費是否涉及國有資產流失,不得而知。

記者查閱鑫曼公司的工商登記注冊資料,豫委礦業并不是鑫曼公司的股東,而《公告》中卻標明鑫曼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豫委礦業。該知情人士還向記者提供了豫委礦業法定代表人蔡某的名片,從名片上記者獲知,蔡某不但是河南省豫委礦業公司的總經理,同樣也是中共河南省委辦公廳機關服務總公司的總經理。該知情人士還指出,豫委礦業在河南南陽內鄉縣夏館鎮承包經營的蘆家坪礦區,也曾發生過暴力事件,以此不難看出,在豫委礦業的傘下,義煤集團陽光礦業或對鑫曼公司的承包經營疏于監管,這也許是鑫曼公司釀成 4.27 事件的重要誘因。

截至目前, 4.27 事件受害者還在醫院進一步治療,澠池縣公安機關對其他涉案人員還在追捕中。關于本案的下一步進展,本社將繼續關注。(來源:《法律與生活》深度報道組)

責任編輯:李盼(EN057)

本文標簽:澠池縣人民醫院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天津新聞 » 澠池縣人民醫院村民,河南澠池通報“4.27”打砸事件,國礦承包失監管或為禍源

贊 ()

評論

福气水果官网 打静压桩赚钱吗 在农村开游泳馆赚钱吗 电子厂附近做什么最赚钱 怎么买快三赚钱吗 大众点评vip7 能赚钱吗 开加盟旅行社赚钱吗 货运车怎么赚钱 泰国买房真能赚钱吗 到农村种地能赚钱吗 星球联盟怎么赚钱 麦小兜靠什么赚钱 电话聊天赚钱软件是真的吗 2019零投资最靠谱赚钱的方法 叮当挪车怎么赚钱 gta偷车赚钱地点 世界杯赌球如何买赚钱